遞四方香港查詢
首頁>遞四方香港查詢>正文

古典詩詞中的“下江南”意象

2021-07-0511:18:29來源:光明日報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到朋友圈

關於江南的意象,古代詩詞中俯拾皆是。這些意象的產生,半是源於江南人對故鄉的回望,半是來自異鄉人的反觀。在這中間,運河作為出入江南的重要通道,成了古典詩詞的審美對象,因而有着“唐詩之河”“宋詞之河”等美譽。這些運河詩詞中所藴含的“下江南”意象,是一個值得關注的文學母題。

“下江南”意象是運河文化和江南文化相互交融的產物。古代江南,水鄉澤國,以河代路,是船的天下。《越絕書·吳地傳》記載,春秋時期吳國曾在其腹地開“吳古故水道”,“出平門,上郭池,入瀆,出巢湖,上歷地,過梅亭,入楊湖,出漁浦,入大江,奏廣陵”,連接起蘇州和揚州,從而溝通了太湖和長江流域;向南開“百尺瀆”,“奏江,吳以達糧”,從而溝通了太湖和錢塘江流域。吳古故水道和百尺瀆所構成的水道,是江南河即江南運河的前身。此外,越國疏浚了“山陰故水道”(《越絕書·地傳》),這是浙東運河的前身。公元前210年,秦始皇鑿丹徒水道,取直江南河的北段;三國時孫權進行疏浚,邗溝和長江船隻從“丹徒水道入通吳、會”(《南齊書·州郡志》)。

江南河聯通南北,不僅打破了江南地區地理意義上的封閉狀態,促進了經濟和社會的發展,還超越了文化意義上的傳統吳、越文化的分區,使之成為一個統一的江南文化區。“江南可採蓮,蓮葉何田田”(漢樂府《江南》);“江南佳麗地,金陵帝王州”(謝朓《入朝曲》);“江南地方數千裏,士子風流,皆出其中”(《南齊書·丘靈鞠傳》);“暮春三月,江南草長,雜花生樹,羣鶯亂飛”(丘遲《與陳伯之書》),這些六朝詩文中所呈現出的江南意象,具有一種不同於北方政治倫理精神的詩性審美氣質。我國曆來有“北上南下”之説,江南運河的暢通,使得北方人士紛紛“下江南”。

“下江南”意象中包含着一種從流飄蕩的“悠悠”物象。江南是一個充滿詩性精神的所在,這裏有隱隱的青山、繽紛的花樹、低徊的明月和清風、如煙細雨下輕輕搖動的舳艫,還有小橋流水人家、詩酒和似水流年、自由如風的歲月、空靈玄虛的思想。隋代“敕穿江南河,自京口至餘杭,八百餘里,廣十餘丈”(《資治通鑑·隋紀》),乘船下江南顯得更為便捷。士人們擺脱了車馬的束縛,沿着大運河乘船順流而下,賞看倒映在水裏的江南風物,悠然的心情溢於言表。“物物而不物於物,則胡可得而累邪”(《莊子·外篇》),其中自有一種“從流飄蕩,任意東西”(吳均《與朱元思書》)的審美心態。

唐宋時期,江南逐漸成為士人心目中的一片樂土,乘船下江南也成了一件“悠悠”樂事。孟浩然在《自洛之越》中寫道:“皇皇三十載,書劍兩無成。山水尋吳越,風塵厭洛京。扁舟泛湖海,長揖謝公卿。且樂杯中物,誰論世上名。”政治上失意的詩人,終於在江南找到了心靈上的慰藉。“江南風土歡樂多,悠悠處處盡經過”(張籍《相和歌辭·江南曲》),“悠悠”一詞道盡了乘船下江南的美好。白居易在諫言不被朝廷採納後,主動申請外放,到杭州、蘇州等地任職,“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頭。吳山點點愁”(《長相思》),該詞從思婦如水一般綿綿不絕的“愁思”中,反襯出遊子在江南生活之“悠悠”;而且從汴水到泗水,再到揚州的瓜洲古渡,最後到達長江以南的吳地,也點出了遊子“下江南”的清晰路線。“君到姑蘇見,人家盡枕河。古宮閒地少,水港小橋多”(杜荀鶴《送人遊吳》);“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杜牧《寄揚州韓綽判官》);“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賣杏花”(陸游《臨安春雨初霽》);“天上天堂,地下蘇杭”(范成大《吳郡志》),到達江南,無論身在船上、橋下,還是在夢裏、念裏,此地的悠悠生活,總是那麼難忘。

“下江南”意象中總有濃得化不開的別樣“離愁”。下江南,意味着與政治中心的漸行漸遠,與故鄉親友的離別,與心愛之人的永訣,其中自有一種或痛徹心扉或黯然銷魂的離愁別緒。況且船行運河之上,是既封閉而又開放、既固定而又流動、既熱鬧而又冷清、既無聊而又充滿希望的,四時風物的變化,也容易感蕩心靈。“寒雨連江夜入吳,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陽親友如相問,一片冰心在玉壺”(王昌齡《芙蓉樓送辛漸》),在下着大雨的寒夜渡江來到異鄉,第二天一早卻以主人的身份送客,還要回應洛陽親友的種種問詢,作者內心的孤獨可想而知。張繼的《楓橋夜泊》,更是“下江南”詩詞中的代表作。“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萬籟之中,變化無窮,詩人隱身船裏,只餘一點迷離的希望,這番離愁,只有放在運河之上、人生如寄之中,才能得到更好的理解。

這種別樣的離愁,在宋詞中更是表現得迂迴婉轉。“都門帳飲無緒,留戀處,蘭舟催發。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柳永《雨霖鈴·寒蟬悽切》),詞中寫的是汴梁(“都門”)一別,乘船沿着運河返回江南(“楚”),一路無聲,酒醒後唯見“楊柳岸,曉風殘月”。周邦彥也是在汴梁(“京華”)告別心愛之人,返回家鄉杭州(“故國”)途中,寫下《蘭陵王·柳》一詞,借柳寫離情:“柳陰直,煙裏絲絲弄碧。隋堤上、曾見幾番,拂水飄綿送行色。”詞中既有楊柳,還有堤岸、流水、舟船(“篙”)、河口(“浦”)、驛站、渡口(“津”)、橋等運河意象,通過層層鋪墊,傷別之情可謂深入骨髓。

“節過中和日有三,台星一點下江南”(周邦彥《壽陳運幹》);“想君行盡嘉陵水,我已下江南”(王質《眼兒媚·送別》),可見在兩宋時期,“下江南”已成為一個相對固定的文學意象,包含着下江南的種種詩意和範式,從而對元明清文學及社會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作者:姜曉雲,系南京師範大學研究員)

責任編輯:向勤如(EN006)

頭條遞四方香港查詢

  • “中山大學”號海洋綜合科考實習船在滬交付

    該船排水量6880噸,續航力15000海里,具備無限航區全球航行能力,是一艘配置高、能力強,創新技術高度集成的新一代大型海洋綜合科考實習船。

  • 澳門大熊貓“健健”“康康”迎來5週歲生日

    當日,中央政府贈送澳門特區的大熊貓“開開”“心心”的雙胞胎兒子“健健”“康康”迎來5週歲生日。澳門特區政府市政署工作人員為這對大熊貓雙胞胎準備了特製的生日蛋糕。

  • 下個月你的工資或有重大變化!請及時查看

    7月將至。對不少職場人來説,7月是一個比較重要的時間節點。因為在這個即將到來的7月,住房公積金、最低工資標準等都有可能發生變化。而對不少人來説,這兩項標準都有可能提高。

  • 江漢江淮等地迎新一輪降水過程

    據中央氣象台網站消息,未來兩天,華南中南部、四川盆地中東部等地的部分地區有中到大雨,局地暴雨或大暴雨;未來三天,華北、黃淮東部和西部、東北地區南部以及新疆西北部等地多陣雨或雷陣雨。

  • 新款智能“復興號”25日集中上線

    本次投用的新款智能復興號列車對智能化功能進行了再優化,餐車將增加自動售貨機;二等座椅靠背上增加USB充電接口;設置無障礙車廂等。

點擊加載更多

頻道推薦

  • 社會
  • 娛樂
  • 生活
  • 探索
  • 歷史
關閉 北青網遞四方香港查詢客户端